新闻资讯

日后恐不好带兵……”“大人不需为难

他原是随意发的感慨,却不料张伟正容答道:“督师此话下官不敢苟同。自汉唐以降直至本朝,土地兼并就没有停止过,官员侵占奴役军士的事也屡见不鲜,可见不是人的问题,实在是这种制度本身就不可行。”“哦?将军的话当真让人不解,那本朝太祖高皇帝兴国之初,军人屯田一年收获的粮食可有上千万担,自给之余还能充足国库,又怎能说这种制度不对呢?现在军屯败坏,还是所用非人罢了。”“不然。屯田之事始于汉朝,为的是屯垦戍边,可汉朝军屯兴盛不过数十年,旧屯之地便被放弃,唐朝府兵初始也是极盛,全国六百余府,平时操练,战时出征,唐初大战,尽是依赖府兵之力,至玄宗时,张说奏请废府兵,因为调兵符下发,竟然无兵可调,败坏至此,难道全是所用不得人的原故吗?本朝卫所至万历年间,有巡抚清军,竟然有千户所只余一人的情形,难道全天下的卫所官员都是十恶不赦的小人贪官?”见袁崇焕默然不语,张伟又道:“这屯田制度只不过是急切间的非常措施罢了,普天下没有兴旺过五十年的屯田,便是明证。下官不是要与督师大人折辩,实在是不敢赞同大人所说。工商足以富国,富国方能强兵,下官愿以此语赠大人。”见袁崇焕虽是凝神细听的模样,却显是没有把自已的话听在耳里,张伟在心中叹一口气,原指望与袁崇焕联手,以贸易富辽东,造成袁势大割据辽东之事,看来是不可行了。当下便自嘲一笑,道:“下官是商人出身,满嘴不离铜臭,教大人见笑了,大人这边诸事平定,下官却想向大人讨个人情,未知可否?”“请张将军讲来,只要本官力所能及,无不应允。”“大人,我想向您讨个情儿,把这些军官放了,如何?”袁崇焕为难道:“这些人与普通兵士不同,杀之不忍,放了失之轻率,日后恐不好带兵……”“大人不需为难,这些军官想来就是免了一死,也是削职为民。都是百战勇士,甚是可惜,下官请大人赏个薄面,将这些军官送给下官,调入下官的台北卫以卫卒赎罪一来他们还有个出身,二来也方便大人带兵,不知大人意下如何?”他帮了袁崇焕的大忙,又捐助黄金,又送给大炮,这么一点小小要求,袁崇焕哪有不允的道理?他自是不知眼前这群小军官里便有十余年后纵横沙场的统兵大将,拥兵近二十万骄横不法的左良玉,还有后来官至陕西副将,总兵的贺人龙,这两人是是辽东出身,后来却甚少出关做战,大半时间都用来与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军做战,除了在开封败于李自成外,这两人与农民军接战却是从未输过。只是仗打的多了,两人拥兵自重,跋扈不听调遣,那杨嗣昌以督师辅臣之威亦无法指挥如意,到南明时左良玉坐镇武昌,以二十万兵薄南京,若不是突然间身故而亡,明末历史却又是另一番格局。此时他全身被五花大绑,勒的如小鸡一般,虽是神情不屈,言语豪迈,袁崇焕却又哪里能知道此人的价值?当下便摆手令道:“来人,将这几人松绑,除却辽东军籍,划归台北卫治下。”又向张伟笑道:“老弟宅心仁厚,轻利重义,当真是令人佩服,来来来,咱们这便去内宅,咱们痛饮几杯!”说罢将张伟手一携,便向那后宅而去,此时诸事已定,张伟亦成功结识了这位镇辽大帅,一路上了解查看了关辽情形,又意外得了左良玉等明末名将,心中快慰却是不在袁崇焕之下,当下两人呼杯换饮,谈天说地,到后来互称表字,亲热非凡。正在两人高兴之际,袁崇焕却突然叹道:“志华,你志向不小,能力不凡,何以窝在台湾那个弹丸小岛上?那不是大丈夫建功立业的地方!不如我向朝廷保举,你来辽东做总兵官,和我一起打女真,搏一个封妻荫子,如何?”张伟却是不好直说未来这辽东之事惨淡,袁崇焕不但不能攻复失地,便是自身也被千刀万剐,却哪里能帮张伟“封妻荫子”了?当下便笑辞道:“元素兄明鉴,小弟在台湾颇有些基业,不是弟不舍得,实在是身系的担子甚重,一时脱身不得。况且南方也不平静,虽说荷兰人被弟驱逐,但尚有葡萄牙人盘据澳门,荷兰人据南洋而窥中国,还有那什么西班牙人、英国人,都是金发碧眼,心怀鬼胎之辈。不是弟自夸,只怕将来御敌于国门之外,还需小弟的水师不可。”“唔,志华说的没错,是我想的左了。志华所强在于水师,陆战骑战以对女真,南兵甚是吃亏,唉,可惜数十数年来,辽沈数战大明军人战死者达数十万,精兵强将所余无多,现下唯有守城罢了。”“听说大人一直在与皇太极书信使者来往,有议和之事?”“不错,当下敌不能攻我,我亦无力灭敌,唯有议和方能有喘息之机,大明国力远在女真之上,若是和议可成,十年后,只要朝廷专任于我,我必能一举灭虏!”“敢问和议之事进展如何?”袁崇焕嘿然道:“我存了议和待战的心,那皇太极一世英才,自然也不是傻子。他与我虚与委蛇,只不过也是存的麻痹缓和的心,哪有什么诚意!现在谈来谈去,连他们自称国号与大明国号同列的事尚未谈妥,哪有什么进展!”张伟笑道:“此事着不得急,需徐图之。”袁崇焕反问张伟道:“听说朝廷刚往台湾派了知县,又将孙元化派了过去,志华,你一向是生杀予夺惯了,没有受过节制,朝廷现在派员节制于你,也是防闲保全之意,你万万不可心生不满才是。”“那自然是不会。弟只是喜欢行伍和商贾之事,这治理民政原本就非弟之所长,朝廷派干员前来帮我治台,抚理万民,这却是帮我卸了担子,当真是让弟轻快的很,若非如此,弟哪有闲心来这辽东闲逛?”说罢“哈哈”干笑几声,掩饰过去,袁崇焕不疑有它,兴致勃勃的又问了孙元化去台之后的情形,听得孙元化一至台北便去了炮厂理事,便叹道:“当日击败努儿哈赤,元化所铸的红衣大炮居功至伟,只是朝中阉人为祸,竟然将他冠带闲住,我也曾上疏为他辩冤,却不料连我也被撵出辽东。”说到此处,向天拱手道:“还好今上圣明,去年一继大位便又起用我回这宁绵,又赐我尚方剑,不设巡抚,我得以事权专一,不受掣肘,崇焕身受天恩厚爱,一定要戮力杀敌,以报吾皇大恩于万一。”张伟见他这般慷慨激昂,忠心耿耿,虽明白此人后来境遇之惨,却是只字不能相劝,喉咙梗的难受之极,竟突发奇想,向袁崇焕道:“督师大人,近来那皇太极可有书信过来?若是有,弟愿为回复书使,前去探看那鞑子的虚实。”袁崇焕沉吟道:“历来两边通信都有使者,以备解释书信内容,志华要去,原本到没有什么干碍,只是万一那虏酋翻脸,志华的安危我不能保,还是罢了吧?”“无妨,那皇太极比之其父开明守诺的多,我身为你的使者,即便是言语间有什么不对,他也不会为难于我。我对此人甚是好奇,此番是一个机会,请督师大人成全。”“也罢,十几日前那皇太极便有书信过来,我因那信的题头上将甚么大金国与大明同列,原信并未拆开,你只需将此信送回,言道此信与体制不合,若是诚心议和,便得将大金国字样去除。只要弟言语小心,料来没有什么大碍,待讨了他的回复,便立刻回来,多待无益。”张伟大喜过望,他来辽东原本打算冒充皮货商人,进后真领地探看,却不料因捐助袁崇焕黄金大炮而被袁赏识,此番令他做使者赴沈阳,可比冒充皮货商人安全的多了。皇太极此人雄才大略,有识人容人之明,明朝将军不论是打死多少女真人,只要一朝投降立刻见用,而且用而不疑,就这一点来说,可比崇祯皇帝高明的多,张伟身为袁崇焕的使者,皇太极决计不会为难,而张伟又能亲眼面见这位传说中的雄主,到也是幸事一桩。张伟虽是表面上学辽东之人将女真满人称为鞑子、蛮子、骚奴之类,内心里却是对如皇太极、多尔衮之类的满人雄杰佩服的很,自努尔哈赤以降,满人中英杰辈出,从关外一地直至统一中国,乃皇太级奠基,多尔衮耕耘,顺治不过是收获罢了,有这几位盖世英杰,也当真是满人的运气。只是以全中国的汉人来说,以数百年后中国备受欺凌的惨况来说,这个愚昧落后民族统治中国这样的大国家,大民族,也当真是汉人衰到极点了。当下起身谢过了袁崇焕,取了皇太极的书信,又细问了袁崇焕此去需注意的细务,眼看已是三更过后,张伟便向袁崇焕一揖,携着书信自回客栈去也。此时那客栈老板却也知道张伟来着不小,适才张瑞带着督师府的亲兵前来取金,那老板初时以为是乱兵来了,吓的当场尿了裤子,后来见张瑞将搬在房中的赤足金条取了出来,装在袋中送向督师府中,那老板这才知道原来住店的原来是朝廷的官儿,现下见了张伟笑嘻嘻返来,那老板不知道张伟中了什么彩头,只是见他兴致颇高,便张罗了伙计烧开水泡茶,又请张伟入房泡脚歇息,张伟却道:“不急,将热水端来,我便在这大堂里泡脚。”说罢端起茶杯,看着左良玉等人不语,待那铜盆端来,张伟将双脚放入热水之中,只觉一阵酸麻舒适,张伟长伸一个懒腰,向左良玉等人招手道:“你们过来。”张伟适才因见左良玉等人神情萎顿,想来是被关了两天水米未进,又是得脱大难,解了束缚,反道是撑不住了,便令那店老板速速下了汤面送给左良玉等人,现下见他们吐噜吐噜吃完,便招手将几人叫将过来,说道:“我虽救了你们,又蒙督师恩准带你们回台效力,只是我这人不爱勉强别人,你们可有不愿意随我去的?”他脸上虽是笑容可掬,说话又是温馨可人,只是现下左良玉等人蒙他所救,又在这辽东立身不得,不随他去,难不成去讨饭么?当下左良玉打头,带着身后四人一共跪下,抱拳说道:“属下等蒙大帅打救性命,恩同再造,又蒙大帅不弃见用,哪有不竭心效力,以死相报的道理?从此以后,便当跟随大帅,不敢言去。”张伟闻言很是开心,便笑道:“很好,各位都是好汉子,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那么,你们先听张瑞的节制,先随我去沈阳,待到了台湾,我再做安排。”周全斌与张瑞早便知道他要充任袁崇焕的使者前往沈阳, 河北快三到是左良玉等人被张伟吓了一跳, 河北快3走势图各人皆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张伟, 河北快3开奖网不知道这位指挥使大人打的什么主意。张伟笑道:“各位不必惊慌, 河北快3开奖网站我只不过是代督师大人前往与那皇太极商量议和的事,便是议和,督师大人也曾与朝廷报备过,此去只当是游山玩水罢了。”因又问左良玉身后四人,道:“各人从今日起便是我的得力臂助,且把姓名都报来,大家伙也好亲近亲近。”“末将左良玉,愿为大人效力!”“末将贺人龙……”“末将曹变蛟……”“末将黄得功……”“末将王廷臣……”此五人除左良玉在史书上得以病死榻上,贺人龙被明朝自已人所杀,其余曹变蛟、王廷臣两人随蓟辽总督洪承畴于崇祯十三年会同吴三桂等八总兵十三万人出关援助被困绵州的祖大寿,依洪承畴的原意,是要带领这十三万大兵,四万匹马,依粮道向前稳扎稳打,谁料当时的兵部尚书陈新甲上奏了崇祯皇帝,说是洪劳师费饷,逼令速战,结果十三万大军因粮道被困而兵心不稳,由大同总兵王朴先逃,吴三桂紧随其后,一夜间十三万大军溃不成军,吴三桂王朴等人因逃的快,虽然仅似身免,到底是逃脱了性命。至于属下整整五万九千明军被杀害于途,尸体遍布山野,那也是顾不得了。八总兵中唯有曹变蛟等三人当夜未逃,后护拥着洪承畴突围至松山城内,待城破后两人不肯降,被杀。要说民族气节,胆识大义,此两人是明末中难得的异数。此时这二人却都是小小的游击、千户之类,张伟心中却甚是敬慕,当下听了这三人姓名,默然起立,先向前扶起了曹变蛟二人,然后又将左良玉贺人龙扶起,心中唯以此次来辽东能得到这些良将而暗自欣喜不已。因时辰已晚,各人寒暄几句,张伟便吩咐早些睡下,待天色微明,便即刻动身。待第二天一大早,那店伙计因得了吩咐,便早早起来生火做饭,待鸡叫三次,便去将张伟等人叫起,匆匆吃了早点,便骑马向城门处而去。因得了通关文碟,到是比出关时至宁远时省事的多,如此这般鲜衣轻骑到了城门之外,张伟回头凝望这关外明朝第一雄城,只见数十米高的大城上依次排列着二十余门红衣大炮,向身边诸人油然道:“此番来辽,能见到这抗击女真数十年的关外雄城,此行不亏!”又向满脸茫然的左良玉等人温言道:“能得诸位将军臂助,也是此番的大收获!”说罢哈哈一笑,在马身上猛抽一鞭,便向绵州方向行去。此时明朝在关外不过是宁远、绵州、松山数城,出绵州而前不远,便是后金地界。后袁崇焕被杀,明军欲在大凌河修城,皇太极亲自统军来攻,祖大寿坚守不降,先吃粮,后吃百姓,然后吃瘦弱军士,三万余人仅余一万二千人而降,筑大凌而攻,明军再无力量,尔后便是后金攻势如潮,直至明末,关外尽陷,仅余山海关支持危局罢了。一路人众人骑马狂奔,只不过奔了半日功夫,路边便再也不见人影。辽东经历数十年战火,边民或逃入关内,或被后金掳去为农奴,早已不复当年之盛。张伟与周全斌等人见路边田亩荒芜,民居破败,心里尚兀自嗟叹。左良玉等人世居辽东,自万历年兴努儿哈赤兴兵辽东便是兵荒马乱,几人见的多了,心里却是全无所动。各人都在心里暗想:“这个台北指挥使大人怪异的很,孤身来辽东也罢了,现下又冒充使者前去沈阳,当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几人原是辽人,若不是犯了大罪难以脱身,又怎肯随张伟去数千里之遥的南方,更何况台湾孤悬海外,一向是蛮荒之人盘踞的地方,几人心里都打的如意算盘,指望闹饷一事风声一过,便辞别张伟回来辽东,量他也不能强留。几人如意算盘打的噼啪做响,却不知道此一去之后,何时返回辽东却由不得他们了。一行人至下午方到了那绵州城外,张伟见各人疲惫,笑道:“大伙儿都倦了,不过今晚却不可进城,我时间不多,在外耽搁的久了,一会咱们让马歇歇,喂食草料,两个时辰后,向后金的东京城进发。”各人听命下马,张瑞便指派人照料马匹,生火烤热携带的干粮,张伟自寻了一处高岗,眺望不远处的绵州城。那时关外的大城,城头每隔一城堞便是一盏灯笼,故而这野地里虽是黑漆漆不见五指,不远处的绵州城却是灯火灿然,绵延数里的城墙在黑夜里看起来如同踞地欲扑的怪兽。那贺人龙正用力撕嚼着烤热的羊腿,见张伟凝神注目那绵州城墙,便笑道:“大人,要说雄伟坚固,绵州可比宁远强的多了,城分内外,内城比那外城还高,城内屯积的粮食随时补充,一定要足够两三年之食用。城头上的红衣大炮、大将军炮、虎蹲炮无数,外城还驻有五六千蒙古精锐射手,督师大人说了,要保关宁,必须存绵州,绵州若失,则大势去矣。大人不去见识一下,当真可惜。”张伟听他这般吹嘘绵州城防,便向他笑道:“天底下可有不出城而被消灭的敌人么?”见贺人龙涨脸了脸皮不做声,张伟又正色道:“自萨尔浒一战后,守沈阳战死六七万,守辽阳死三万,十数年间因守城援城战死的辽东男儿不下二十万,仗却越打越往后,土地人口越打越多。是城不够坚固,还是辽东男儿都是孬种?”曹变蛟原本默然不语,此时却忍不住怒道:“大人莫要羞辱咱们辽东男儿。女真人虽是强于骑射,咱们辽东汉人又有几个不会骑马的?论起勇力胆色,咱们也不惧他。萨尔浒一战若不是兵分四路,又适逢大雾火器无法使用,谁胜谁败也是难说。咱们现在打不过,又不是永远打不过,只要朝廷给钱,重聚大兵,不使无用的庸材文人和怕死的太监监军,我管保凭咱们辽东之力,便能击破女真,新闻资讯复我故土。”“辽人之勇我也知道,不过论起甲兵之精,射术之强,临阵之勇,遇敌之变,辽东汉人到底还是差着女真一筹,此语诸将军可是赞同?”见各人默然不语,张伟笑道:“诸君知道,那皇太极与努儿哈赤不同,老奴在晚年大杀汉民,攻下一城便屠一城,又逼迫汉人为女真人耕地,奴役汉人如猪狗,财帛女人皆随意劫掠。这皇太极却是不同,汉官只要归降便即以原级封官,而且来一官便设一宴,不论官职大小皆是如此。汉民杀官来降者,亦授以所杀之官的官职,又告诫女真贵族,不得任意杀掠汉人,善待汉人如同女真一样。虽说到底还是有些差别,可是比那努儿哈赤强的多了,这些年辽东汉人投降女真的日渐增多,甚至有官兵成群结队归降,可是有的?”见诸辽东将官低头丧气,张伟越发厉声说道:“那皇太极整军经武,雄才大略,从黑龙江每年都要劫掠数万的野人女真、海达女真,抽其善射壮丁充实军队,又打跨了喀尔喀的林丹汗,整个内蒙皆听从他的调遣,现下他的八旗连同蒙汉军队,足足十五万人,各位扪心自问,倾现下辽东所有的汉人男子,编成军伍,可能敌的过他?”他正颜厉色逼问,语锋咄咄逼人,辽东诸将其余人皆不语,唯左良玉上前一步,亢声道:“不能!但是打仗打的是国力,咱们大明地方大过后金几十倍,人口是它几百倍,只要咱们上下一心,将士用命,哪有打不赢的道理!”“嘿嘿,岳少保曾说‘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则天下太平。你说,大明现在的文官贪钱不,武官怕死不?哼,举国之力,只怕数年之后,连数省之力也调动不起!”明朝此时的吏治如何,这几个下层将官却是清楚的很,各人皆是心知肚明,吏治只有越来越败坏,断无好转的道理。崇祯继位几近一年,诸多举措虽是努力,却是成效甚微,朝野上下对他信心渐失,这“中兴”二字,看来是渺茫的紧。见眼前的这几个辽东将军各自垂头丧气,张伟心知他们心中对袁崇焕尚抱有巨大的希望,此时不宜再加打击,否则只怕适得其反。便笑道:“有袁督师在,尚能保有一丝希望,只是辽东是兵凶战危之地,大家伙跟我去台,可比在这里安稳的多。怕只怕朝局有变,皇帝受奸人蛊惑罢用督师大人,那辽东之地必不可守。诸位,安心去台,将家小都带上,待将来朝纲重振,辽东可复,我自然不会阻拦各位归乡,诸位意下如何?”见各人虽是略有所动,却嗫嚅不言,张伟知他们实是不舍故土,又对台湾没有信心,故而实难携家小同去,便道:“也罢,我素来不喜勉强于人,各人将住址说与张端,我这里还有些金银之物,料来你们各人家中并不宽裕,等咱们从沈阳回来时,派人送了去,也安了你们的心。”说罢张伟笑咪咪往火堆边坐下,左良玉等人不疑有它,便上前将家人住址报与张瑞,张瑞哪有不知道张伟打算的道理?一一细心记下,只待从沈阳返回时便可派人前去骗取各人的家人,一同赴台。一晃眼两个时辰已过,各人虽仍是疲劳,却也只得强打精神,又纵马向原来的辽阳城,现下的后金东京而去。直到第二天响午,人马皆已疲乏之极,方远远看到东京城的城墙,张伟令各人下马整理衣衫,又休息片刻,方才缓缓骑马向城门处而去。待到了城外一箭之地,便见一队女真骑兵,头戴红缨圆帽,腰悬大刀,背负长弓,向张伟等人迎将过来,两方人马甫一接近,那女真人出便出来一个为首模样的汉子,用不熟练的汉话问道:“兀那蛮子,你们是怎么过来的?”张伟等人一路上却被盘查的多了,当下也不打话,由张瑞将皇太极送给的通关信物一举,喝道:“我们是大明的使者,前来见你们的汗。”那头目纵马向前,仔细看了,方道:“进城吧,我派人去禀报阿敏大贝勒。”张伟知那阿敏凶横残暴,对汉人抱有成见,崇祯三年皇太极绕道长城攻下昌平等四城,留阿敏领五千精兵守卫,明军调集大军反攻,阿敏慌乱间决定弃城而逃,临行前将城内所有的百姓并投降的汉人官员将领一并杀死,此人之凶横可见一斑。因怕这阿敏别生事端,就向那女真头目道:“我们要见的是你们的大汗,不是大贝勒。我们进城只是要暂歇一下,买些干粮马料,加些清水,歇息好了便走,不必惊扰你们的大贝勒了。”那头目知道阿敏不喜欢汉人,历来他的手下不用汉将和汉兵,听张伟一说,立时点头道:“也行,我派人跟着你们,你们休息好了,便走。”张伟见他答应,便令张瑞将信物帖身收好,各人便纵马随着带路的女真人向东京城内而去,张伟见带路的女真人脑后拖着的那条大辫子在眼前晃来晃去,心中觉得怪异的紧,心道:“自从来了古代无处看电视,久不曾见此大辫子矣。今儿个亲眼一见,到也不觉得亲切,猪尾巴一条,还是趁早割了的好。”张伟一行在那辫子兵的带领下直入东京城内,各人冷眼看去,只见街市上人群熙熙攘攘,端的是热闹非凡。大街上行人、小贩、南来北往的行商、还有那黑龙江流域各族人等身着怪异服饰昂然行走于街市,除了各人脑后都拖一条大辫子外,这东京城显是比辽东汉人城市显的更加有活力,那种新兴皇朝的气势,远非日薄西山的明朝可比。周全斌等台北来人尚无所谓,论起繁华,这东京城可比台北差的远了,各人骑在马上只是对满街的男人留着辫子的装扮好奇罢了。有一飞骑咧嘴笑道:“妈的,这女真鞑子可怪,好好的大男人递掉额头的头发,楞是做出个女人的辫子,这可要多怪有多怪,要多丑有多丑。”张伟虽是心里极是赞同,却知那头前带路的女真人懂的汉话,忙瞪了那飞骑一眼,那飞骑吓的一吐舌头,连忙噤声不语。张伟却向曹变蛟问道:“曹将军,你世居辽东,以前可来过这东京城?”曹变蛟正是一脸晦气,听得张伟问他,便苦着脸答道:“这辽阳城未被攻陷前,职部曾随家父来过几次。”“现下比之从前,可是萧条冷落多了么?”曹变蛟咂嘴道:“凭心说,奶奶的这辽阳城叫了东京之后,还真有点小京城的味道。街上的人群行商之类,可比以前多的多啦。比之绵州宁远,也是强的多了。”那左良玉在旁叹一口气,也跟着说道:“咱们都是直性子,明说了罢。这辽阳城在鞑子治下,实在是比当年繁盛的多。”张伟冷笑一声,见各将多有垂头丧气模样,便道:“待到了台湾,你们便知道什么是繁盛。”又小声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此时为了打天下,自然会做出一番样子,待将来有机会攻入内地,你们再看罢。”说话间已经到了一处大宅之外,见那宅门处皆是打扮怪异的各族人进出,众人正自诧异,却听那女真大兵回头生硬说道:“此处是本国大汗为了招待外番兴建的会同馆,你们便在此歇脚,什么时候走都行。”张瑞见他瞪眼说话,凶横的紧,忙拱一拱手以示谢意,众人便鱼贯而入,忙着涮马喂草料,添干粮,给皮袋灌上干净饮水,直忙了个四脚朝天,待诸事忙完,张端又寻了那女真兵找了几间干净客房,众人往床上一倒,立时睡了个昏天黑地,一时至傍晚,张伟先自醒来,立时叫醒了各人,匆匆洗漱之后,又四处寻了那兵来,邀他一齐吃喝饮酒,那兵喝了几杯后,脸色和善起来。张伟小心打听,方知道这辽阳东京原本是贝勒济尔哈朗,那阿敏因前些日子吃醉酒与皇太极争吵,自觉无趣,便讨了镇守东京的差使,至此不足一月。那阿敏是四大贝勒之一,与皇太极一起南面为尊,故而极是骄悍不法,他来这东京后弄的鸡飞狗跳,汉民汉官皆不堪其扰,不过听那大兵说来,言语间却对阿敏赞赏的很。那大兵一边吃酒,喝的满脸通红,一边大骂汉人,言道当年老汗对汉人极不客气,稍有触极女真人利益便动辄被杀,汉将汉官也如同狗奴一般,现在皇太极到好,对汉人如同上宾,那些汉官汉将们都被赐予家丁亲兵,又准许拥有田产土地,不过几年功夫,到弄的比一般女真人还威风,却教这些寻常兵丁如何心服?自张伟以下听那女真人破口大骂,将汉人说的无用之极,各人心头都是大怒,只是张伟一直用眼色制止,否则周全斌等台湾来人不知女真的利害,当真能一刀将那兵的脑袋削去。张伟见那兵已有七八分醉,忙握住他拿酒杯的手,笑道:“这位军爷,咱们得赶路去面见大汗,烦请现下就领咱们出城,如何?”见那兵满脸不乐意,忙道:“我叫人再送些酒菜来,让你装了带走,晚上你自已回家,喝个痛快!”那女真人听张伟这般许诺,又见他果真叫人送上肉食烧酒来,方才嘀咕着站起身来,一直待酒肉送上,方才踉跄着爬上马去,摇摇晃晃的头前带路,张伟等人亦急忙上马,随着他向城门处而去。众人随那兵士行出大门不远,却远远听到不远处的大街上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那女真话喊的震天价响,又有兵士纵声狂笑,其间夹杂着隐隐的哭泣声,显的分位刺耳。众人正在纳闷,却见那女真士兵一夹马腹,策马向那出事的地方奔去。张伟原本不欲多管闲事,此刻却是没有办法,也只得策马跟随向前而去。待行过肯眼前拐角,到得那大街街角处,张伟等人定睛一看,顿时是目中喷火,各人都是气极,那张瑞等人已是将刀抽出,恨不得立时便冲上前去厮杀。只见这原本热闹繁华的大街上聚集了数百名女真官兵,将这大街上的行人尽数围住,各兵皆是手执大刀,外围的兵士更是张弓搭箭,随时射杀欲逃的百姓。却原来是那阿敏闲居无聊,带着亲兵上街巡视,在这大街上发觉几个美貌汉人女子,那阿敏成千上万的人都曾掠夺过,又怎会在意在他眼里视如猪狗的汉人?当下便在这大街上令人将那几个女子带回府去,谁料其中两名女子皆有家人随同,当即便与阿敏属下亲兵争执起来,那些亲兵也是凶狠的紧,见这几个汉人居然胆敢反抗,当即手起刀落,将那几人砍成碎块,一时间这大道上竟成了屠场,鲜血和着碎肉流的满街皆是。街上众汉人又惊又怒,有几个胆大的便指着那些亲兵喝骂起来,却不料那些兵士更不打话,凡有话话的便是一刀,到后来杀的性起,却连那些只要站立着的汉人男子都不放过,挥刀便砍将过去。又杀得十数人,这大街上数千人都是惊惶之极,便有人想夺路而逃,那些个在后掠阵的亲兵却哪肯放弃杀人的良机,当下张弓搭箭,向那些奔逃的汉人身上射去,那女真人射术极精,使用的又多是强弓长箭,一箭射将过去,便是一人被透胸射穿,那些女真人嘻嘻哈哈,管自嘲笑彼此射术不精,居然不是一箭穿心。张伟等人来时,这街上已是染满汉人百姓的鲜血,此时再也无人敢动,亦无人站立,各人都是跪伏在街心,等着这些女真人发落。那些被掳的女子个个衣衫不整,虽是性命无碍,却必将受阿敏以下诸女真人的凌辱,若是被玩弄的腻了,再由上位者赏给最低等的旗人,或是包衣奴才,那便当真是生不如死。张伟等人再看那带路的女真人早便冲进了那伙女真人中,大叫呼喝,显是在打听对方在做甚,后来显是知道了原故,张开大嘴笑个不休,将身负的责任抛到了九宵云外。那阿敏原本笑吟吟的骑马在远处看着手下的亲兵们杀戮抢掠,此时却觑见了张伟等人,见他们做明朝军官打扮,又手持兵器骑马在身已身后不远处,阿敏自是不惧,他乃自幼从军,千军万马中冲杀自如的悍夫,现下怎会将这小队明军放在眼里,心里只是奇怪,怎地有队明军堂而皇之的在这城里。好奇之下,便召来身边通晓汉话的亲兵,令其上前问清原由。张伟此时早已冷静下来,命张瑞等人将刀收起,见那为首的女真人令人过来迅问,便令左良玉上前对答,那亲兵问清楚原由,又将通关信物携回交阿敏查验,那阿敏听说是这伙人乃是明国前往沈阳面见大汗的使者,也不看那信物,只向张伟这边啐了一口,用女真话骂了几句,他身旁的众亲兵便一齐哈哈大笑起来。笑罢,便用绳索将那些掠来的女子绑上双手,拖在马尾后向阿敏府中而回。左良玉等人在辽东已久,此等事见的多了,早便习惯,虽说仍是愤恨不已,却心知此时无法与对方翻脸,亦无力阻止,只是在心里暗骂罢了。张瑞与周全斌等台北来人却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惨状,且此事并非在战场之上,亦非是荒郊里地,便在这大城中闹事上,女真人屠杀汉人男子,强掠汉人女子如同杀猪屠狗一般,各人看的都是双眼通红,虽被张伟强令收死兵刃,却用指甲狠掐自已掌心,直至刺破流血。张伟见那带路的士兵已回,便向张瑞等人惨笑道:“未来之前我便知道数十年来辽东汉人受的欺压之重,强改衣冠,发饰,强令汉人为他们耕种,卖良民为奴,女子为妓,与大明接战时动辄屠城,想不到今日亲眼得见,仍是觉得凄惨异常……今日之辱,来日必当讨回。”见那几个辽东将官也正兀自伤感,便冷冷说道:“辽东汉人初时是被逼不过,不过近来甚多自愿投靠的,这等人,死不足惜!大家不必伤感,快些动身,若不感愤努力,只怕今日之事要现于北京、南京,走吧!”说罢使力在马屁股上狠打一鞭,当先随那士兵到了城门处,验了凭据出城,各人皆是心中气闷,拼了命的打马向前,一路上风餐露宿,直又行了两日,方来到那沈阳城外。这沈阳原本是辽东第一重镇,先前的辽东总兵官李成梁镇抚辽东数年,一直驻节沈阳城内,将沈阳建的雄伟广阔之极,无论是面积还是战略地位,皆是当之无愧的辽东首城。待努儿哈赤起兵,先于萨尔浒打败明军主力,后挥师攻陷抚顺,接着便引兵攻沈阳,当时沈阳城内有明军五六万人,后金军主力亦不过此数,沈阳城头虽无大炮,城外却是深沟木栅,又有辽阳方面援兵,如此态式,后金军想要强攻实属不易。谁料那沈阳城内的蒙古降人与后金军里外沟结,趁着明军出城做战不利,混乱中打开东门,后金军一拥而入,明军大溃而逃,死者近半,后皇太极奉努儿哈赤之命,亲率精骑往击来援三万明军,明军又是惨败,两战相加死者五六万人,背倚坚城而致惨败如斯,当真是令整个辽东震怖,待后金兵又攻下辽阳,辽阳守兵三万余人战死,辽沈附近七十余小城皆望风而降,关内仅余宁远一城而已。努尔哈赤遂率八旗由赫图阿拉迁至沈阳,自居巡辽东巡抚衙门,后稍加扩建,成为宫殿,皇太极登基为皇帝后,汗宫成为皇宫,即今日沈阳故宫是也。此番离城十余里便有驻防沈阳的正黄旗后金军前来查验,待知张伟等人身份后,便立时有人回城禀报范文程,当时袁崇焕与皇太极书信使者来往频繁,前番皇太极去信一直没有回音,此番使者前来,正是意料中事。那范文程便是皇太极诏命负责与明议和的大臣,闻报之后便又派了一队兵前往城门外迎接,又令人报了皇太极,自已便守在宫门外,等候使者到来。待张伟等人被那群后金军引导至宫门外,范文程亲上前去迎接,略微寒暄几句,便带着张伟前去大殿拜见皇太极。这般使者来往的多了,范文程却也无心仔细盘问,左右不过是虚应文章,双方如同太极推手般丝毫不肯着力,只需给足了对方面子,也就是了。至于使者中有什么花样,这范大学士日理万机,却哪里能想的到?待一行人至崇政殿门外,皇太极的侍卫索伦迎将出来,命张伟将腰刀卸下,随范文程入见,其余人等便在殿外等候。张伟依命将腰刀除下,整整衣冠,见范文程已然入殿,便也随那索伦向内而去。

  美国时间3月18日,“神奇女侠”盖尔·加朵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盖尔·加朵、娜塔莉·波特曼、马克·鲁法洛、艾米·亚当斯等一众明星轮流演唱约翰·列侬1971年那首充满希望的经典歌曲《想象》(Imagine),以缓解全世界与新型冠状病毒作斗争的紧张情绪。

  大乐透第20032期奖号为:02 03 09 16 32   03 04。

,,云南11选5投注
 


Powered by 福建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